站内搜索:
李南晖治病救人 柳员外捐资建阁
发布时间:2018-11-08 来源:县史志办 阅读次数:571 【字体:

                      清风禅院 余远文摄


  李南晖在威远县当了十四年知县,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辞去县令,到新场镇红豆村华盖大佛后山青峰洞里修炼。他潜心钻研中医学术,练得一身治病救人的本领。

  一日,李南晖从青峰岭龙脉发源地赶脉到自贡附近,看见一送葬队伍,孝子排起来超过一里路长。李南晖上前一打听,原来死者是当地的大户柳员外的侄儿。柳员外弟兄二人,但他膝下无子女,只有兄弟晚年得子。柳员外更把侄儿视作亲生。可是前不久,此男得了一种怪病,到处求医却不见效,年纪轻轻地就离开了人世。

  说起来,这柳员外兄弟俩在当地为人很好,替乡亲们做了不少好事。如遇天干水旱,粮食欠收,兄弟俩自会免租。吃不起饭的乡亲向他们借粮食,也是有求必应,如有还不起的,他们也就免了。于是,附近乡亲自发前来,为柳员外的侄子送葬。

  有人见李南晖道家打扮,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就说:“道长,你能否把这年轻人救活?”

  李南晖疾步到棺材前,“请大伙们停下,我看一下棺中人是否还能救。”大家感到十分惊讶,哪有人死而复生的。但看到一袭道袍的李南晖白髯飘飘,目光有神,好似神仙一般,便自觉地将棺材放下。李南晖又说:“请把棺材打开。”柳员外兄弟俩感到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死马当作活马医,便嘱咐抬杠人把棺材打开。李青峰用手摸了摸棺材里的人,随即从口袋里摸出三粒黄色丸子、三粒白色丸子,对员外说:“你们把人抬回家,每天用淘米水把黄、白丸子各一粒灌进他的肚里,连喂三天,静候结果。如七天后人还没活过来,再抬出去埋葬。能否活过来,就看员外你的福报了。”柳员外听闻,就向李南晖问道:“请问道人家住何处?怎么称呼?”李南晖回道:“家住石牛颈上黄庭阁,我是青峰道人是也!”说完,消失在荒野的小道上。

  柳员外兄弟俩对李南晖的话是半信半疑,但还是按照嘱咐去做了。四天过去,棺内没有任何反应,众人甚是失望。可就在第五天,柳员外发现棺木中人已有轻微气息,第六天便能出声,第七天竟然手脚能动,并且可以进食了,休养数日便恢复了正常。柳员外兄弟俩喜出望外,大摆酒宴庆祝。消息一传开,不只是在威远家喻户晓,而且在内江、自贡、隆昌、富顺、荣县、井盐、仁寿、资中等各地都成了佳话。一传十,十传百,青峰道人的名字传遍了整个大西南。

  柳员外为答谢李南晖,专程派人去打听黄庭阁在什么地方。因当时的黄庭阁只是一个破庙子,没有名气,所以找了一月之久,都没有下落。

  一天,寻访人员在老场华会桥客店住下,第二天准备回自贡市。早晨起来,看见一群老太公、老婆婆提着香、蜡、钱、纸出门,便上前问他们到哪里去烧香拜佛。乡民们告诉他们“去黄庭阁。”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众人就随老婆婆一道向黄庭阁走去。

  来到黄庭阁前,柳员外的人感到很意外。一个破烂庙子,菩萨没几尊,可是来烧香拜佛的人不少,香火旺盛。那个仙风道骨的青峰道人正在庙前忙碌不停。柳员外的人上前,恭敬地对李南晖说:“道长,您救了我家员外的侄儿,员外向您表示谢意!需要钱粮、银两什么的都可以,要多少给多少”。

  李南晖回答说:“我什么都不需要。”但在来人的再三坚持下,李南晖最终答应由柳员外捐资修缮黄庭阁。

  后来,柳员外用八匹马驮着金银重建黄庭阁。经过三年时间的修建,一座百里难找的寨殿在青峰岭上落成。建有前殿、正殿、后殿,还有戏楼、武台、文殊院(李南晖把自己威远县城的青峰书院搬迁在青峰寨里)。正殿二楼是祖师殿,正殿三楼是藏版楼,后面正房是黄庭阁,后殿外向蓝子岭那方叫新房,是立放碑的地方。李南晖在青峰寨内刻有一百八十八块碑刻《慎思录》,内容是教育后人怎样做人。内坝四周是走马转过楼。另建合德堂(印书室)、养元斋(食堂)。寺庙修建完工后还剩很多黄金,柳员外为报答李南晖临时决定把黄金做成金菩萨,放在正殿房顶尖上。寨殿后来取名叫天源寨。天源寨因有李南晖青峰道人,香火一直很旺。

  作者:陈钟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