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六状控告董竞存
发布时间:2012-11-23 来源:县史志办公室 阅读次数:23812 【字体:

  大革命失败后的威远,霜压婆城,雾锁清溪。面对国民党污蔑共产党为“匪患”,大肆清党反共,制造白色恐怖的政治局面,如何让威远人民在迷惘中认识共产党、相信共产党,心甘情愿地跟随共产党干革命,是中共威远地方组织面临的严峻问题。张涤痴和党组织的其他领导人经过调查分析,决定从老百姓切齿痛恨的地方一霸董竞存身上打开突破口。

  董竞存,威远人,其父董伯和是杀害威远地区辛亥革命领袖胡驭垓的元凶。董竞存子承父志,其心反动,其性狡诈,长期凭借县议事会会长之职,掌控县议、参两会,网罗党羽、培植亲信、操纵机关法团,有恃无恐地为非作歹、鱼肉百姓。人们把他比作东汉时权重朝廷、位压皇帝的董卓,背地里称他为“董太师”。更为可恶的是,他为了博得军阀欢心,竟不顾人民痛苦,巧立名目,横征暴敛,将议、参两会二十余万元收入一人掌握支用,从不榜示清算。同时,鼓动机关法团呈请军阀和官府一年预征三年赋税,激起公愤。恰在此时(19279月初),国民政府四川省军部电令各县:凡未正式成立县党部的地方,所有议、参两会的经费,概由县知事切实清理、接受保存。威远县知事何铁能根据电令,立即“请县议会将议、参会款克日移交过署”,并令县收支所将“此项经费仍按目录送交本署接管”。而董竞存一再以“只移交给县党部”为托词,与县知事公署软拖硬抗,致使双方矛盾日深。张涤痴决定抓住机会,搞倒董竞存。

  1927916,张涤痴联合威远社会各界人士24名向县知事呈状控告董竞存“凭借议长、挟官虐民、握款不算、盘踞学署、其党羽操纵机关法团为虐”的行为,要求县知事下令停止受董竞存操纵为虐的机关法团行使职权,将议、参两会经费交由人民团体清算,收回董竞存强行霸占十余年的威远中学旧学署。县知事当即作出“候查明办理”的批示。利用县知事和董竞存之间的矛盾,张涤痴面对知事何铁能历数董竞存挟官虐民、贪赃枉法的种种恶行,指出查办董竞存、清除其在县内把持为恶十余年的劣迹,是人心所向,县署必为,从而坚定县知事查办的决心。当得知董竞存向县署函称将于20日向县党部办理移交时,张涤痴又约集代表于19日到县署质询,并呈文“从速究办前呈所控一切”,要求由民众参加监算,以免董竞存私相授受。董竞存见其奸计已被识破,立即又耍花招,说20日不是进行移交,而是审核本年预算。张涤痴意识到董竞存是在故意拖延,妄想瞒天过海,为不让他有喘息机会,于20日又联名控告他“变更事实,欺官欺民”,要求“立将议、参两会账目提交县人公算”,以防董竞存节外生枝,私改账目。

  董竞存连连失算,恼羞成怒,一面致函县署,声称“在法律无过问敝会权限之辈,殊无召集查算理由,恕不照办”,一面又指使其爪牙恐吓公民代表,散布控告人是受共产党教唆,诬蔑张涤痴曾吞食公款、遭到通缉。张涤痴正义凛然,毫不畏惧,具状县知事,要董竞存“提出通缉证据,否则按法律处以诬告损毁之罪”,并斥责董竞存 “凡县人所能指示其奸恶之状,主张正义者,无不想尽方法,唆使其党羽以共党名义加之,借图中伤,期保旧势”。张涤痴愤然指出:“该竞存党羽盘踞为恶之时不已,县人之痛苦终无解脱之日”,请求县署立即剥夺董竞存假议长名义,示令从速归案交账,不然“激起县人公愤,县人等非将该竞存扭办不足以除县蠹而声公讨”。 董竞存依然仗势顽抗,县知事无可奈何,只好又批了一个“候查明办理”企图息事宁人。张涤痴见此情景,又发起22人连夜赶写一状,告到刘文辉二十四军军部,并抄呈县署,除揭发董竞存在威远十余年的罪行及其被控后所耍花招外,还进一步指控他舞弊贿选:“县中无论新成立与夫任满、改组机关法团,概由董竞存一人任意操纵,无不将其私党编居之。”诉状呈请军部和县署勒令董竞存将议、参两会账目交由县人公算,明令召集县人将机关法团改选,肃清败类。

  张涤痴发起控告贪官污吏董竞存的斗争,从916开始,七天六状,义正词严,证据确凿,使董竞存理屈词穷,狼狈不堪。10月,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训令威远县知事,说张涤痴等人的呈文“所指各节均有事实可证……董竞存及其党羽……散布机关法团、县党部,以图把持一切,情形重大,极应彻究”, 县知事应“就原呈各节查明,分别依法认真究办,毋得瞻循”。县知事何铁能对此事正无计可施,得到军部命令,立即采取行动,将账目调到县衙,由张涤痴等公民代表参加清算,董竞存在强大的社会舆论下被迫卸任。

  在这次斗争中,张涤痴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广泛团结社会各界人士和进步知识分子,组建起党的外围组织——青年益民社。斗争的胜利,鼓舞人心,在县内震动很大,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为发动群众起来向黑恶势力进行斗争、打开中共威远地方党组织的工作局面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