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青峰书院李南晖九诗碑考/陈廷德
发布时间:2013-10-12 来源:县史志办 阅读次数:6396 【字体:

  青峰书院,旧址位于威远县城西街,由李南晖知县创立于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青峰书院有膏火田四处,每年收租银150两。成书于清光绪三年(1877)的光绪《威远县志》在金石篇目中记载:“《慎思录石刻》,及《慎思堂铭碑》、《诗碑》、《跋邵诗碑》、《四图报碑》、《修书院碑》、《置学田碑》,俱李公仲晦书也,嵌青峰书院砖墙。《语录》(慎思录)一百九十八块,《铭碑》(慎思堂铭碑)一,《诗碑》九,《跋邵诗》、《四图报》、《书院》、《学田》等碑各一。”从此记载看,青峰书院砖墙上镶嵌有李南晖诗文书法碑共212块。书院是科举制度下的产物。由于清末(1905)废科举、办新学,书院停办,青峰书院可能毁于清末至民国初期。前述李公书碑亦随青峰书院一道损毁或掩埋于书院旧址地下,如今只有书碑拓片存留于世。由于青峰书院损毁至今已过百余年,光绪《威远县志》记载的李公“《诗碑》九”,其诗文内容成为长期待解之谜。

  令人欣慰的是,2013年7月,中国《活兽慈舟》学术研讨会在威远召开,与会的兰州交大王强老师带来了他收藏的李公书碑拓片真迹,从而使青峰书院李南晖九诗碑诗文内容之谜得以解开。研究这些碑拓真迹后,笔者对青峰书院李公九诗碑有以下考论,供学者和爱好者研究参考。

  一、九《诗碑》由八小一大组成。八小《诗碑》尺幅相同,其中一小《诗碑》载诗二首。九《诗碑》共载诗十首,即《龍洞背》、《高山鋪》(此两首书于一碑)、《晚過嘉定江》、《登劍閣》、《牛頭山》、《昭化紀夢寄阮牧滋德詩以代書一十四韻》、《朝天關》、《春日行新郷道中》、《煎茶坪道中》、《自京回任纪入境一十八韵》(此诗碑尺幅大)。

  二、九《诗碑》刻录的是李南晖赴省进京和回任往返的一组写景叙事诗,创作于乾隆四十一年冬至四十二年冬。清乾隆三十年十二月,五十六岁的李南晖出任威远县知县至乾隆四十三年十二月,署政十四载。其间,李公奉命参与了第二次平定金川战役。《平定金川战役》是乾隆时期十大著名战役之一,战役从乾隆十二年(1747)至四十一年(1776),持续30年。金川位于大渡河上游,有大金川(今金川县一带)和小金川(今小金县一带)之分。为平息当地土司纷争战乱,巩固中央政权,乾隆皇帝两次派兵征剿。第二次派兵平定金川战役,从乾隆三十六年起,到四十二年二月战役结束,历时5年。据嘉庆《威远县志》记载:李南晖于乾隆三十七年十月至三十九年正月,奉调(平定金川战役)南路丹东(金川县西南)督管粮务;又于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至四十年六月,再次奉调化林坪督管粮务。因督办军粮,功劳卓著,李南晖于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至四十二年十月,奉调赴省办理报销,并由定西将军阿桂举荐,赴京城参加了《平定金川战役》庆功会,受到了乾隆皇帝的诏见。笔者认定理由:一是与李南晖奉调赴省进京和回任时间吻合。九《诗碑》中,有三通题写了时间,即《晚過嘉定江》落款丙申冬(乾隆四十一年,1776冬),《昭化紀夢寄阮牧滋德詩以代書一十四韻》落款丁酉暮春(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农历三月),《自京回任纪入境一十八韵》落款乾隆四十二年冬十月。此外,《春日行新郷道中》诗碑也表明李公于乾隆四十二年暮春时已抵达河南新郷。二是李公此次出行往返线路清晰。李公于乾隆四十一年十一月奉命赴省办理报销,经陆路西行过荣县到嘉定府(乐山),创作《龍洞背》、《高山鋪》、《晚過嘉定江》三首诗歌,可能再经嘉定江(岷江)水路北上成都办理军站报销公务,乾隆四十二年春节李公是在成都度过的。乾隆四十二年春,李公沿剑门古蜀道(金牛道)陆路北上赴京,登剑门关,过牛头山(古战场),住昭化古城(古霞萌关城),登朝天关,创作《登劍閣》、《牛頭山》、《昭化紀夢寄阮牧滋德詩以代書一十四韻》、《朝天關》四首诗歌,“自此向神京”。李公出蜀道过秦关入中原,经过河南新乡,创作《春日行新郷道中》诗一首,并继续北上抵京师。李公自京回任返程途径陕西凤县东北煎茶坪,创作《煎茶坪道中》诗一首,在这首诗中李公表达出了他年迈欲寻归隐的心情,与赴京途中创作诗歌意境有明显不同。李公回威写下著名诗篇《自京回任纪入境一十八韵》,为组诗结尾,并将上述十首诗书写勒石镶嵌于青峰书院砖墙上。

  三、李南晖赴省进京和回任往返写景叙事组诗共十二首,除前述九《诗碑》载诗十首外,还应包括《秋夜独酌二首(京师旅邸之作)》。《秋夜独酌二首》诗,应载于李公《青峰诗草》著作中,仅有诗文流传,未见诗碑拓片,笔者仅见于今甘肃通渭人编辑的《青峰诗选》抄刻本和《李南晖诗文选集》二书中。《秋夜独酌二首》诗,除李公自注京师旅邸之作外,从其一“半亩宫南带暮烟,原鸰啼处鸟知还。书传紫树方成喜,人远碧山更不眠。竹露沾衣杯在手,柝声如雨星当天。清宵何事为增累,一住京华一隔年。”这首诗中,还可以读出诗人久住京华,思归不眠,在星空竹林下饮酒熬更赋诗时的心境。由于李公赴省进京和回任历时一年,“一住京华一隔年”一句也间接表明了《秋夜独酌二首》诗,应作于乾隆四十二年中秋节前后,其创作时间与《自京回任纪入境一十八韵》一诗前后吻合。笔者初步认为:《秋夜独酌二首(京师旅邸之作)》诗,李公未书写刻石。

  四、李南晖《恭别人祖庙》、《留別鏡塘》二诗,创作于乾隆四十四年李公卸任返乡前,其诗碑原应分立于人祖庙和镜塘亭阁,二诗碑至今留存威远,但与青峰书院李公九诗碑无关。

  现将青峰书院李南晖九诗碑译文和《秋夜独酌二首(京师旅邸之作)》诗文附录于后,供研究参考。

  威远县政协陈廷德

  二〇一三年八月

  附录一:青峰书院李南晖九诗碑译文

  诗碑一、《龍洞背》、《高山鋪》

  龍向洞中隱,人從背上行。

  幾時霖雨作,一别济苍生。

  龍洞背

  山色相連屬,儼如邱壑平。

  莫從高處望,近遠异晴陰。

  高山鋪

  西海雲樵。

  注:①此龙洞位于荣县城东南一里,陆游摄知荣州时曾作《龙洞》诗。②高山铺即今荣县高山镇,位于荣县城东。

  诗碑二、《晚过嘉定江》

  再到凌云渡,连江夜气迷。

  相看新月出,依旧野云低。

  渔火随流转,青灯逼岸齐。

  入城时已暮,樽酒正堪携。

  丙申冬(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冬)

  李南晖

  诗碑三、《登劍閣》

  一閣橫开萬仞間,稱奇天下險難班。

  金牛矢落青林少,玉壘雲平翠嶂閒。

  尚有长空留漢月,遙知客路接秦關。

  南來合坐重搔首,留峴風高去鸟还。

  登劍閣

  南晖。

  注:①金牛,《括地志》载:“昔秦欲伐蜀,路无由入,乃刻石牛五头,置金于后,伪言此牛能屎金,以遗蜀,蜀候贪信之,令五丁共引牛,堑山堙谷,至之成都。”相传蜀王置石牛的地方在成都金牛坝即今成都金牛区。②玉垒,指成都都江堰玉垒山,有玉垒关城。③岘,指岘山,在湖北。

  诗碑四、《牛头山》

  崎嶔千嶂外,云际一亭孤。

  几度凴欄望,羣山似曾无。

  牛头山

  青峰

  诗碑五、《昭化纪梦寄阮牧滋德诗以代书一十四韵》

  我宿昭化夜,梦到阮子宅。

  阮子執余手,对余明愫积。

  自言相違離,未越数晨夕。

  如何此中肠,无以宽肝膈。

  肝膈靡不同,忽作远行客。

  远行豈不愚,株守豈不懌。

  浮云澹高空,尊酒近前席。

  数品蔬与倄,两言古与昔。

  牖外有僕夫,私怀语藉藉。

  羡彼金谷人,谈笑殊行跡。

  两公一何迂,相见说典籍。

  余顾谓僕夫,若言我所惜。

  注雨来剑阁,屋瓦声如拆。

  披衣起彷徨,坐看晓天碧。

  丁酉暮春(乾隆四十二年,1777)

  渭城李南晖稁

  诗碑六、《朝天关》

  呼吸风云近,人从天路行。

  山光低鸟道,水气涌江声。

  政步千峰异,大观万壑平。

  可能通帝座,自此向神京。

  南晖

  诗碑七、《春日行新郷道中》

  肩輿小隊掠雲灣,春雨春風風月間。

  竹树迎溪歸斷峽,草廬失霧出層山。

  人家儘是齐林遶,澗戶常留細路閒。

  行處看來真畫裏,桃花深浅水潺湲。

  春日行新郷道中

  青峰暉并書

  诗碑八、《煎茶坪道中》

  壑深云气近,树静鸟音留。

  断续溪头水,楼连画里山。

  好憐秋未老,行惜道犹艰。

  何处寻高隐,前途傍汉関。

  煎茶坪道中

  西海云樵

  诗碑九、《自京回任纪入境一十八韵》

  寒风伏野草,暖风生春阳。

  纡绶回金阙,再莅严陵疆。

  严陵我所治,十载余星霜。

  锦城一去住,大都复翱翔。

  父老交叹息,儿童互相望。

  眷言缁车还,庶几饥渴忘。

  我行未入境,夹道肃壶浆。

  邻民数十人,罗拜动连庄。

  遥遥旌旆来,林林满路傍。

  邸舍争盈溢,旅宿坐檐廊。

  隔日越阡陌,衣冠每成行。

  几上陈盂水,壁悬明镜朗。

  长者前致辞,少者喜洋洋。

  递城三十里,流应睫不遑。

  衢巷多歌讴,吹鼓自倾觞。

  晚衙夜初寂,更筹已有常。

  是夕犬不嗥,静对灯烛光。

  民情我所悉,深怀结惭惶。

  乾隆四十二年冬十月

  渭城李南晖并书

  附录二:《秋夜独酌二首》(京师旅邸之作)

  其一

  半亩宫南带暮烟,原鸰啼处鸟知还。

  书传紫树方成喜,人远碧山更不眠。

  竹露沾衣杯在手,柝声如雨星当天。

  清宵何事为增累,一住京华一隔年。

  其二

  北极星辉万籁清,上林栖鸟寂无声。

  云璈每奏珠帘卷,宝厩犹闻猎马鸣。

  乐处风花新入座,闲来草野远关情。

  樽前莫问消愁侣,邻舍何人仗酒兵。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