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毛泽东与长江三峡/刘斌杰 廖天清
发布时间:2014-01-13 来源:县史志办 阅读次数:1090 【字体:

  内容提要:《毛泽东与长江三峡》一文借鉴赏毛泽东1956年6月畅游长江所作的《水调歌头·游泳》作为本文的引言,追忆和回顾毛泽东对三峡工程建设运筹帷幄、殚精竭虑,情系和关注三峡工程建设的丰功伟绩,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特撰此文,以示纪念和缅怀。

  作者在查阅了大量毛泽东与三峡工程有关的文件、会议、谈话等史料的基础上,从中选取了大量史料作为素材,以时间为序,将此文分为四个部分:(一)关注民生,情系三峡。长江两发大水,给沿岸群众造成生命和财产的严重损失。毛泽东关注民生,情系三峡,谋划长江水患治理方略。(二)辩证思想,科学论证。荆江南岸分洪工程、葛洲坝水利工程、三峡大坝工程,无一不体现毛泽东的哲学辩证法思想和矛盾学说。(三)风云突变,工程搁浅。三峡工程搁浅的原因主要缘于三年自然灾害,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霸,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出现,十年“文革”等因素,三峡工程建设淡出人们的视线。(四)梦想成真,圆梦三峡。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国务院将兴建三峡工程方案提交全国人大获得通过。1994年动工,2009年建成投产。中国人的三峡梦成为现实。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1956年6月初,毛泽东同志三次畅游长江后,写出了讴歌社会主义建设的千古绝唱《水调歌头·游泳》。经过22年暴风骤雨似的武装斗争和建国初期紧张工作之后,毛泽东以“今日得宽余”的从容而潇洒的情怀和笔调,讴歌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描绘了令人神往的远景图画。词的上阕反映出“今日得宽余”的毛泽东以潇洒的情怀,安详地仰泳在浩瀚江流之上,目光投入无垠的天空,投入历史的过去和未来。他利用放松身心的时间,深思熟虑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远景。词的下阕奇峰突起,转入了对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的讴歌。时值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我们国家就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片光明景象。“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毛泽东抓住正在建设中的武汉长江大桥,高度概况地表述了国家建设的宏伟计划和壮丽场景。“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毛泽东以超凡的气魄,表达对三峡工程的关注和伟大构想,高瞻远瞩地为我们勾勒和描绘出三峡工程的壮丽景观。值此,在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之际,重温和鉴赏主席这首千古绝唱,回顾主席情系民生,情系和关注三峡工程建设的丰功伟绩,使我们对几代中国人为之奋斗和期盼久远的三峡工程,能在21世纪的今天成为现实而感到骄傲和自豪。追忆毛泽东的丰功伟绩,倍感毛泽东之伟大,更加怀念毛泽东。为此,特撰此文以示纪念与缅怀。

  一、关注民生,情系三峡

  新中国建立初期,面对满目疮痍的中国,百废待兴、百业待举,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率领全国人民开始进行巩固政权和恢复经济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初始阶段,经济工作成为建国初期的重中之重。然而1949年夏万里长江突发大水,给沿岸群众生命财产带来了巨大损失。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关注民生,开始考虑治水、治江和防洪的方略了。1950年2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听取长江水利委员会制定的荆江南岸兴建分洪水利工程计划汇报,当听说工程使用寿命为20年时,毛泽东十分干脆地说了一句“20年够了”,当即拍板定案,同意新建荆江分洪工程。毛泽东认为:在当时的条件下,修建荆江分洪工程只不过是个权宜之计,是救急式的过渡性的治标工程,而治本工程则是在长江上游的峡谷地区筑堤建水库,将多余的洪水拦蓄在山区人烟稀少之地,从根本上解除洪水对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的威胁。治本工程建成后,荆江工程即可弃之不用。“治标治本”的方略反映了毛泽东依据当时客观情况,对治理长江水患作出的先易后难的正确决断,充分展现了毛泽东在治水方面的超常胆识和战略智慧,体现了毛泽东的治水思想。

  1953年2月,毛泽东为谋划治水大业专程南下,特邀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到长江舰长谈,探讨治江良策。林一山摊开绘制的草图,逐一向主席介绍计划在长江干流及支流上逐步兴建一系列水库,拦洪蓄水,综合利用,从根本上解除洪水对长江的威胁。毛泽东指着草图标注的一个个即将修建的水库,说:“太好了!太好了!修这么多个水库,都加起来,你看能不能抵上三峡这个水库呢?”林一山回答说:“抵不上。”毛泽东伸出手,指着三峡口上说:“那为什么不在这个总口子上卡起来,毕其功于一役?先修那个三峡水库,怎么样?”为稳妥起见,谈话后不久,林一山立即组织专家进行调查研究,论证在金沙江、嘉陵江、岷江、乌江大河流兴建水利工程能否代替三峡工程。调研结果表明,只能控制上游局部洪水,而中下游的洪水威胁无法控制。调研结论为:三峡工程对根除长江水患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这进一步坚定了林一山先修三峡水库的信心。

  1954年12月中旬,长江上游普降暴雨,造成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虽然荆江分洪工程三次开闸分洪后,对江洪有所缓解,但地处中游的武汉重镇危在旦夕,长江、汉江干堤64处溃口。仅湖北境内受灾农田就达2万多亩,受灾人口9000多万,死亡3万多人,京广铁路中断正常营运100天,给国家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经过武汉军民奋力抗洪,才保住了武汉,取得了抗洪的胜利。

  长江的水患对党中央和毛泽东敲响了警钟,长江水患牵着主席的心。必须尽快根治长江水患!毛泽东坐不住了,随即亲临武汉视察。毛泽东在江边望着消退的洪水,认真思考着:三峡工程该提上日程了。在乘坐的专列上,毛泽东紧急召见长江水利委员会负责人,探究三峡工程的技术可能性。这表明,毛泽东对于民生是何等的关注!对于修建三峡工程是何等的急迫!

  二、辩证思想,指导论证

  三峡工程是一项庞大复杂艰巨的系统工程,在世界水利史上绝无仅有,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巨大工程。防洪、发电、航运为三峡工程的主要三大功能,而防洪作为最主要的功能,工程涉及选址、建堤、坝高及泥沙淤积、水库抗震、移民安置等一系列复杂的理论技术难题,尤其是库区泥沙淤积问题可谓世界性难题。

  面对三峡工程建设中诸多的问题,毛泽东十分谨慎,考虑周全和缜密,指示中外专家编制工程规划要科学、严谨、周密。毛泽东运用辩证思想和矛盾学说指导工程论证,在两次党的重要会议中得到充分体现。

  1956年7月,毛泽东畅游长江,用诗的语言表达了他对修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强烈愿望和情怀。此时,协助编制长江流域规划和研究三峡工程的苏联专家已全面开展三峡工程的论证。

  1958年2月,党中央在南宁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三峡工程的造价问题。毛泽东提出“少装机,少投资,先修大堤”,防洪工程应采取“积极准备,充分可靠”的方针,委托周恩来亲自抓三峡工程和长江流域规划。周恩来率相关部门负责人和科技专家一百余人查勘长江三峡,研讨三峡工程。1958年3月,党中央在成都召开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工作会议(简称成都会议)。毛泽东在他3月22日的讲话提纲中明确写到:“三峡问题,就在这里解决。”同时,在成都会议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意见稿第一项中“从国家长远经济发展和技术条件两个方面考虑,三峡水利枢纽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面对如此浩大的工程,毛泽东十分慎重,在意见稿上加写了一句:“但是最后下决心确定修建及何时修建,要结合各个方面的准备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做出决定。”在意见稿的第五项提到正确解决长江流域规划工作中的六种关系:即“远景与近景,干流与支流,上中下游,大中小型,防洪、发电、灌溉与航运,水电与火电”,毛泽东审定时又增加了“发电与用电(即有销路)”一种关系。同时,长江水利委员会提交会议的三峡工程最高蓄水位6个方案,经过会议讨论,毛泽东权衡利弊,主张三峡大坝正常蓄水位高程不得超过200米,最终形成了决议。

  毛泽东对三峡工程的安全和使用寿命尤为关注,对工程质量要求近乎苛刻,要求专家们确保水库使用时限不是以百年来计,而是以千年来计。1958年夏,在武汉东湖之滨,毛泽东在听取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关于三峡水库寿命问题的汇报时,当听到“水库可以用四百年,至少可以用两百年时”,主席插话说:“这不是百年大计,而是千年大计,只两百年太可惜了。”在毛泽东看来,大型水库应当经“千年而不衰”;用周恩来的话来讲,三峡工程应千秋万代,那就要“精心设计,精心施工”,确保长期使用,否则,“宁可缓建或不建”。从上述毛泽东关于长江流域的治理与三峡工程论证的谈话中不难看出:毛泽东对兴建三峡工程既积极主张和关注,同时又十分谨慎,把建设三峡工程的难点考虑到了极致。而从事三峡工程的中外专家和学者正是在毛泽东的哲学辩证思想和矛盾学说的引领下开展反复的论证,从而把三峡工程论证引向深入。

  三、风云突变,工程搁浅

  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国进入多事之秋,三年自然灾害造成国内紧张,苏联撤走专家,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霸,政治关系紧张又预示着战争可能性增长。毛泽东认为:新的世界大战即将爆发,时下的要务是“备战”,作出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至此,党中央和他的精力转移到“备战”方面上来。紧随其后的是1966—1977年十年间,中国进入文化大革命时期,三峡工程建设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导致彻底搁浅。但即便如此,毛泽东心中没有忘记三峡工程,仍然惦记着三峡工程。1966年,林一山将《水库长期使用》报告,递送毛主席的案头,主席却又在考虑更为超前、更为紧迫的水库防空问题了。1969年9月,毛泽东视察湖北,湖北省主要负责人向毛主席重提修建三峡工程,毛泽东回答“现在不考虑修三峡,要准备打仗,并反问张体学,“脑壳上顶着200亿方水你怕不怕?”1970年,正值“文革”高潮之中,“个人崇拜”盛行之时。毛泽东在重大的工程问题上,能够充分发挥技术民主和科学民主,听取正反两方面不同的意见,如在中央下发葛洲坝工程上马的正式文件时,还将林一山的反对意见(林主张先建三峡,后建葛洲坝),一并发到全党,以提醒人们充分重视可能出现的问题,(毛泽东的超前预见性得到印证)这确实难能可贵。体现了一代伟人的博大胸襟,充分表明了毛泽东一以贯之的实事求是的思想和作风。在毛泽东辞世前几年,他曾以一种少见的伤感的语气说过:“将来我死了,三峡大坝修成后,不要忘记在祭文中提到我啊。”不难从他这段伤感和动容的话语中领悟到,他对三峡工程是何等的关注,何等的期盼啊!

  一代伟人毛泽东情系长江、情系三峡、情系人民。由于历史原因,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有生之年未能付诸实施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但毛泽东的哲学辩证法思想和矛盾学说以及他的治水思想一直指导着三峡工程论证的各个环节,从而使三峡工程论证越做越精细,这为之后的三峡工程建设提供了充分可靠的理论和技术保证。

  四、梦想成真,圆梦三峡

  中国人的三峡梦没有破灭,一直在延续着……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当时,全国面临电力日趋紧张,且煤炭运力严重不足,能源问题成为能否实现“三步走”的关键一环。为实现“三步走”战略目标,党中央、国务院认为:建设三峡工程的时机和条件业已成熟。于是,三峡工程建设再次提上了日程。国务院专家组在反复考察论证的基础上,于1979年正式将位于长江上、中游分界线宜昌以上48公里的三斗坪确定为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坝址,完成了修建工程的第一步。随后在1983年至1991年长达八年的时间里,国务院多次组织有关部门及专家进行研究、考察,对三峡工程进行了精确的论证,为党中央、国务院决策修建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提供了可靠的依据。1992年4月,国务院正式将兴建三峡工程方案提交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审议,会议通过并形成决议,“决定批准兴建长江三峡工程列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由国务院根据国民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和国家财力、物力的可能,选择适当时机组织实施”。

  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建设正式拉开帷幕。寂静的三斗坪三峡工程坝址现场,彩旗飘飘,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承担三峡工程建设任务的武警水电部队数万官兵聚集在这里,参加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开工仪式。李鹏总理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庄严宣布:三峡工程正式开工!从此,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建设……

  1997年11月8日,三峡工程大江截流获得成功,为筑建大坝奠定了基础。2003年6月1日,三峡大坝正式下闸蓄水,首批机组开始发电;6月10日,坝前水位升至135米,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成的三峡景观,瞬间被人的力量改变,“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诗句的梦想转为不争的事实,这一天当被中国人铭记。

  2009年,三峡工程全部建成并投入运行,大坝高程185米,蓄水高程175米,水库长600多公里,总投资954.6亿元,安装了32台单机容量70万千瓦的水电机组。2012年,最后一台机组投产。三峡工程实现了防洪、发电、航运三大效益。世代为洪水所困的长江中游民众将彻底告别水患,万吨巨轮可逆江而上直达重庆。江水的提升,把一道靓丽的新三峡景观展现在世人面前。

  中国人兴建的三峡工程令世界震惊,令华夏子孙自豪,创造了诸多世界之最,堪称奇迹。三峡工程是当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耗时最长的工程,防洪效益最为显著的水利工程,最大的电站,航运效益最为显著的工程,建筑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工程量最大的水利工程,水利施工强度最大的工程,水库移民最多最为艰巨的移民建设工程等。三峡工程向世人昭示:中华民族无愧于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中国人民无愧于智慧、勤劳、勇敢、坚强的人民。

  从1919年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提出三峡工程的设想,1945年国民政府组成专门委员会对三峡工程的航运、灌溉、库区淹没、人口迁移等问题进行讨论,新中国初期毛泽东谋划修建三峡工程,到2009年三峡工程全部建成并投入运行,从梦想到现实历时90年。漫长的历史岁月没有冲淡和泯灭中国人的三峡梦,一代代中国人在奋力追寻这个梦,在努力圆这个梦。今天,终于梦想成真,梦圆三峡,“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可以告慰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在天之灵。

  参考资料:

  1.萧木华《毛泽东与三峡论证》

  2.司马平邦《毛泽东提出建三峡大坝为何又中途搁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