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威远河渠化工程
发布时间:2017-11-23 来源:县史志办 阅读次数:9876 【字体:

  

  威远河渠化工程

  汪明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沿海重要产盐区,多已沦为战区,海盐运道阻断,致使两湖、两广、浙、赣等省军民面临“淡食之苦”,而且还带来了盐价暴涨的紧张局面。在此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日本人和投降派就在此问题上大做文章——断了海盐来路,看中国人不战自亡!为了安定人心和鼓舞士气,中国内陆丰富的井盐就理所当然担当起了挽救危局的重任。四川为后方唯一产盐区,民食军需所关至巨,重庆行营、财政部及财政部盐务总局多次训令川康盐务管理局增产赶运,以济湘鄂等地。


  “川盐增产,纯赖富荣东西两场”,富荣盐场(自贡盐场)是川盐的主要产地,制盐多用威远煤煎煮。富荣盐场在增产前每月需用煤3万包左右,增产后每月约需用煤12万至14万包,威远之煤本可供应无缺,但因交通不便,燃料所缺甚巨。当时威远到自贡不通公路,在缺少汽车运输的情况下,威远之煤由威远河运至自流井最便宜,但是,河中有八道陡滩,船只不能连续通航,每一滩口均设有临时拦河堰壅水,分段通船,运煤船只每过一滩,都须将船停在滩口上游,待用人工将煤运到滩下再行,称为“盘滩过坳”,这种运输费时费力。威远河行船分为枯洪两季,每年农历9月20日开始蓄水通航,到次年5月至7月洪水期停航。当时威远有炭船1600余只,分两轮行驶,每轮800只左右。由两河口至高洞51公里,3日可达,返回则需6日,每月运煤6000余顿吨,约2.7万多包(每包220公斤)。如果不提高威远河的运力,就会对整个川盐增产赶运计划造成极大困难,进而影响全民抗战大局。

  为满足烧盐需要,川康盐务管理局即筹划建设威远河和釜溪河的渠化工程。河道渠化工程是在天然河流上建拦河闸坝和船闸(或升船机),壅高上游河段水位,增加通航水深,以改善航行条件的航道治理工程措施。首先组建工程处,以朱宝岑任处长兼总工程师,下设威远河航道工程办事处,由鲁德俊工程师负责,熊达成任工程处助理工程师,办理威远河的渠化工程工作,使威远河自向善场(今铺子湾)至自贡的河段一水通航,增加煤炭运量。民国27年(1938年),川康盐务管理局请华北水利委员会代为勘测设计,民国29年夏,测设图表送局审批。因要解决沿河筒车灌溉与增加航运量的用水,原设计需要修改。为求工程速成,采取一面动工,一面再行测量设计,使航运和蓄水灌溉得以兼顾。华北水利委员会测量威远河地形时,只测至盐井溪,盐井溪以下因不通航故未测量。至民国30年(1941年),再派人测至傅家河。前后共完成1/2000地形图60幅。

  威远河渠化工程的建设包括:自向善场(即今铺子湾)至观音滩筑双堰船闸八道;在威远河上游筑小堰沱蓄水工程一道,在晴川溪(即今镇西河)上的五里浩、小高洞及献宝溪(即今新场河)上的傅西坝(即今乌鱼槽)等三处各筑拦水堰一道;同时开渠灌溉沿河两岸原筒车提灌的耕地,扩大灌溉面积。

  双堰船闸的结构形式有两种:一种是船坞尺寸30×45米,上、下堰各开闸孔3个,无溢洪道,雷家凼、罗家坝、破滩口、鸭子滩、河墩子、廖家堰等6道堰为此型;另一种船坞尺寸45×36米,上、下堰各设闸门两扇,并开溢洪道,宽8米,高洞、观音滩等2座船闸为此型。

  由于威远河河面较窄,8座船闸均采用双堰式,这就比做长形闸室更为经济,运量更大。上下堰净距为30~45米,宽为54~36米,其容积基本相等,可容木船36支,雷家凼至廖家堰各堰闸,视其需要,各设新式筒车1~2架,以弥补原有筒车失灌田亩之损失。

  威远河因枯水期间流量微小,故在上游修建小堰沱拦水坝工程,蓄水约45万立方米,平时可由白龙池用船运煤至小堰沱,枯水时则放水调节下游各船闸堰。

  为弥补威远河两岸原有筒车因船闸堰建成后,水流平缓而不能提水的损失,船闸堰工程完成后,即在晴川溪(即今镇西河)河口处建筑石堰(即今人民堰)蓄水,并在其左右两端顺岸开渠灌田,右渠坡降1/6000,流量0.3立方米/秒,灌溉耕地1万亩(其中原筒车灌面4000亩)。左渠坡降1/5000,流量0.1立方米/秒,可灌耕地1000亩。

  晴川溪平时流量小,约为0.05立方米/秒,水量不足灌溉之用,故在小高洞处再建拦水坝1道,高7米,蓄水30万立方米,插秧需水每亩以67立方米计,约可灌田4500亩。为再增加蓄水量,在坝顶上再加墩及插板,高1.5米,使蓄水增加一倍。但蓄水后淹没耕地较多,只能在秋收后关闸蓄水。

  以上的全部工程按民国30年(1941年)3月物价为依据计算,工程共投资11000万元(当时米价每市石153元)。

  威远河渠化工程浆砌条石近20万立方米,土石方开挖10万余立方米,工程的规模虽不大,但当时在抗战的艰苦年代,水泥供应困难,故胶砌材料采用了磨细的红砖粉掺和石灰浆,作成“代水泥”。其他各种闸门及其启闭机械均使用当地材料,如木料、铸铁和少数钢材制造等。

  全部工程建成后,下行船开到上游坝前,即开启上坝左右端的4孔涵洞闸门,对闸室进行充水,至与上游河水位相平时,即用人工开启上坝3个缺口处的木叠梁闸门,放船队如闸室。然后关闭上坝的充水涵洞和叠梁闸门,再开启下坝4个放水涵洞,使闸室积水下泄,直至与下游河中水位相平时,即开启下坝3处叠梁闸门,放船队下行。上行船过闸,先开启下坝叠梁闸门,放船队进闸室,再紧闭下坝叠梁闸门,开上坝涵洞,充水至满时,船即可出闸上行。

  威远河渠化工程,从民国29年(1940年)开工,到33年(1944年)全部建成。从此,自威远到自贡一水通航,效果良好。每闸可容煤船36只,过船一次所需时间各闸不同,少的仅三四十分钟,多的得一个半小时。未渠化前每月平均运煤6000吨,渠化后每月平均运煤6.4万余吨,运效提高10倍。同时运费降低,未渠化前每包全程运费288元,渠化后每包126元,降低了56﹪。对自贡盐业的增产,食盐成本的降低,起了很大作用。有力地推动了“川盐济楚”,有力地支持了前方抗战。威远河渠化工程为抗战胜利所作的贡献,将永远留在史册中。另外也便利了灌溉,给农业生产带来了好处,解决了数百年来农运争水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全国仅有两条渠化河,其中最长的一条便是四川省的威远河。威远河八道堰首尾相连,全程约60千米,单次储水约800万立方米,加上平时来水补充,年可提供水量约1700万立方米。现在沿河建有40多座提灌站,灌溉沿河5万多亩耕地。工程历史悠久,设计先进,质量优良,管理完善。工程至今基本保持完好,可以运用。其通航原理和技术当今长江三峡和葛洲坝船闸仍在运用。威远河渠化工程对促进威远地区物资流通和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也为我国水利航运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在水利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